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放荡

 
 
 

日志

 
 

从呼吸到呻吟  

2008-09-28 18:5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寒在博客里说河南省作协副主席郑彦英的小说《从呼吸到呻吟》是标题党,一时好奇,搜来看了看,呃……怎么说呢,说他是标题党都是抬举他了,从文字到情节,这都是一部2B到家的小说,如果不注明作者,还以为是哪个中学生随手涂鸦的作品。贴出小说的开头大家看看:

 

   下班时间早都过了,冶炼厂厂长林一静还伏在办公桌上看地图,当他终于在地图上重重地拍了一下,抬起眼睛时,才发现任何男人看了第一眼都想看第二眼的女秘书于晴静静地立在他的办公桌前,声音甜甜地说:“厂长你看几点了?早都下班了。”

  “哦,”林一静看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合住地图,“好,下班。”

  早就等在办公室外面大厅的原料科科长和同有和销售科科长方发民应声进来,“厂长。”方发民说:“我们想请你放松一下,今晚一起去吃个饭,然后呢……”

  “然后去探险俱乐部参加party,”于晴说:“他们一听说你最近喜欢上探险,都想一起参加。”

  “你们是想让我高兴。”林一静冷静地说:“你们还年轻,我年纪大了,又长期当厂长,高高在上,一个人说了算,没有挑战,没有刺激,人会变得懒惰,生命也会萎缩,探险恰恰可以调动生命的所有潜能!”对他们笑笑,“所以我今晚不参加了,明天我就去参加真正的探险。”

  低矮的和同有挺高胸脯走到厂长跟前,“厂长,你太让我激动了,我必须跟你一起去。”

  方发民淡淡一笑,“厂长如果不带我们去,就是不信任我们。”

  林一静咧开嘴笑了,秘书于晴知道,这是厂长真正高兴的笑。厂长笑着又把地图打开看了一下,然后说:“那好,明天早晨6点,海边,鳄鱼礁见。”

  第二天早晨6点,当厂长林一静坐着由陈大二驾驶的奥迪A6轿车到达鳄鱼礁时,他们三人已经等在那里。方发民正在接着一个电话,一边和电话里的人说着一边向林一静招了一下手。林一静就说:“你如果太忙就别去了。”

  方发民立即停止打电话,“不、不忙,我去!”

  “既然是去探险,还带手机干什么?”

  “是是,带手机就没有一点悬念了,这个,放到厂长汽车上吧。”

  于是,几个人都将自己的手机关闭,放到了陈大二驾驶的奥迪A6汽车上。这就无形中刺激了陈大二,他看见一架直升飞机朝他们飞来,缓缓降落在鳄鱼礁上,就关了车门跑过来,“厂长,我还从来没有坐过飞机呢,让我也去吧!反正今天就回来了,车放到这儿没事。”

  林一静看看忠诚的陈大二,“好,上来。”

  不到两个小时,直升飞机飞临一个被葱茏的树木覆盖着的小岛,飞行员告诉大家:“这叫断魂岛。”

  于晴高兴地拍起手:“断魂岛,太刺激了!”

  片刻之后,飞机降落在岛上的一个湖泊边,当他们下来以后,飞行员把一个盒子交给林一静,说:“下午见。”就起飞了。

  林一静礼貌地朝飞机摆了一下手,就低头揭盒子盖,却怎么也揭不开,还是和同有过来,狠狠一掰,盒子开了,里面只有一封信。林一静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实在对不起林厂长,你答应回去给我的一万块钱我不要了,因为有人出二十万让我办这个事情。我不会再来接你们了,你们也不可能走出这个小岛,好在岛上有吃的,你们不会被饿死,但会被岛上的野兽吃掉。

  谢谢你和我只见了两回面就信任了我,看来当官的人是最好骗的。

  谢谢你让我发了一笔财。

  永远不会忘记你的飞行员:黄诚

  看第一遍,林一静以为是飞行员有意给他一个探险的刺激,再看,就觉着不对劲,看了第三遍后,他的心跳急骤加速,再看,他浑身发麻了。

  于晴笑嘻嘻地走过来,“厂长,写的什么?”

  林一静声音沉重地:“没什么。”

  于晴发现了厂长的异常,紧张地走到厂长跟前:“怎么了?”

  于晴的声音把正在高兴地观看野生状态的另外几个人吸引过来,“咋了?”“怎么回事?”

  林一静把信叠起来,装进内衣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考验大家探险能力的时刻来到了,我们必须靠自己的能力,走出这个小岛,回到我们的工厂!”

 

   看完这段幼稚到家的小说,再来看韩寒痛斥郑彦英的文章《副主席郑主席》,那叫一个大快人心:

 

   以下是河南省作协副主席郑彦英先生的文章:《人不能无耻到信口雌黄》

  昨天来太行山途中,大河报记者来电话采访我,说韩寒说我在网上与全国30位作协主席一起参加的小说联展,我的《从呼吸到呻吟》标题标题党,今天早晨早起,看了韩寒在上的话,感到很惊讶!

  1、韩说我们这些老作家都是靠领悟文件什么的才开始写作,未免太武断,不了解这一批作家不要紧,不要随便给他们下定义,一个轻浮到这种程度的人,肯定连他的父母亲想什么做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的父母健在不健在,健康不健康我不了解,正因为我不了解,我不会说他的父母自在哪种生活状态。

  2、韩说大赛中没有作协主席,张笑天不是吗?起码看一看名单再说话,狂妄自大到连认真看一眼名单都没有的程度,就对这次大赛妄加评论,太自以为是了吧?

  3、我过去常在网上看年轻一代的作品,包括韩寒的,我喜欢他们的新锐,他们作品中的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从来没说过,因为我知道他们终究要长到我们的年龄,那时候他们就会很成熟。但是韩寒根本没看我的作品就把我的小说定为标题党,未免太轻率吧。
=============================================================================
   郑先生是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河南省省管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获得过冰心文学奖等多种奖励,同时也是河南省文学院的院长。
   虽然郑先生是副主席,而且河南省有十二个副主席,但他在名单上是排在正主席之后的第一人,中国那点破规矩,不用干都能看会,所以,他将是现在河南省作协正主席退位以后的河南省作协正主席。我相信郑先生对正主席之位还是有想法的,你看他文章中的第二条就能隐约透露出他的想法。
   所以,首先我要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居然看漏眼了在你们的名单里还有一位堂堂的正主席张笑天先生。我的确太狂妄自大,没有认真看你们的名册,没发现你们的正主席,臣罪该万死。
   臣斗胆说两句,郑先生说,他们这些老作家不是靠领悟文件才开始写作的,那是当然,要不您不就变成新华社的社论员了,您是作家,酒肉穿肠过,文件在你心。你们是在写作的时候时刻领悟着文件。别人我不好说,但郑先生肯定记得,您在转业的时候,被河南省委组织部选为笔杆子,然后到了省委《党的生活》编辑部工作,当然当然,这是无尚的光荣。您还是灵宝市副市长,三门峡日报社总编辑、社长、党委书记,您说您不领悟,我实在不能领悟。
   
    
   但是我还是得教教笔杆子文章到底应该怎么,至少上面那篇文章,有不少地方可以改进。首先,文章的官腔太浓了,写文章和写文件还是有区别的。其次,“一个轻浮到这种程度的人,肯定连他的父母亲想什么做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的父母健在不健在,健康不健康我不了解,正因为我不了解,我不会说他的父母自在哪种生活状态。”这种话是很没有意思的,你可能觉得拐着弯骂人很有意思,但你的弯也得拐的大点。在赛车中,你这种拐法是弯道中最没有技术含量可以全速通过的的“假弯”,可能你技术差,所以假弯也拐的很吃力,过了假弯很得意,你图了自己一个精神愉悦,但是很容易成文全文的败笔。
   至于他的第二条,就已经说过了,这是一个省作协副主席对一个国家作协正主席的马屁,说到这郑先生肯定急了,你这个无知轻浮小儿,我说的那个不是中国作协主席,张笑天那是吉林作协主席,实在是不好意思,一个省十几个副主席一个正主席,全国好几百个作协主席,我实在是搞不清楚。

   至于第三条,我实在是见过了很多次,作为写手,虽然我们年龄不同,但是平级的,我不敢说自己是作家,但如果真的以作家论,你是要比我低级的,因为你是国家豢养的。假若税收的取支都是在一个领域内,那就是我交给国家的税发了你的工资。所以说,我是你的衣食父母,你怎能写文章说你爷爷奶奶不好呢。有人可能会说,公务员和领导的工资也是由别人交的税组成的,难道纳税人要大过他们?当然应该是这样的。只是在我们国家不是这样的,我们已经习惯了纳税人是孙子,公仆是爷。
   纵观整篇文章,你非常急躁,情绪波动大,动怒太多,芳心方寸同时大乱,明显沉不住气,心态也没调整好,我给你的评价只能是待定。

   最后,我要给你个建议,2006年在中央号召大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背景下,你领悟到了,出版了科幻读物《郑彦英诗语焦墨画——乡村模样》,在你的文章中,中国的农村无不是一副和谐的大好景象,男耕女织,衣食无忧,官民一心,繁荣富强。
   该写的写,不该写的你永远不会写,你领悟的很好。我看好你当选下届中国作协主席。你明明就是郑主席,但却还是个副主席,这对不起你的工作,对不起你的名字。只有郑正主席才配得上你,不要怕,正正是不会得负的,你的位置稳的很。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