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放荡

 
 
 

日志

 
 

对杀手的道德评估报告  

2006-05-09 18:15:53|  分类: 影·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龙常在自己的小说里讲,世上最古老的两种职业,一是卖淫,一是杀人。所以他的小说里从不缺少荡妇,也从不缺少杀手。

   其实对于最古老的职业一说,我持不同意见。我认为世上最古老的事业应当是猎人,卖淫和杀人都要有物质交换,在私有制尚且没有产生的时代,是不可能有性工作者和杀人工作者出现的,自给自足的狩猎活动才应当是最古老的职业。

   当然,一个穿着兽皮举着长矛追杀野猪野驴的猎人,从审美上讲是毫无美感的,绝对无法与冷酷神秘的杀手相媲美。虽然杀手不见得一定如阿兰·德隆般英俊,说不定真正的荆珂不是陈凯歌电影中的张丰毅,而是更像赵本山,但是对于这样一种蒙着面纱的神秘的职业,由于其时刻处于生死边缘的境地所带来的刺激性,大众始终报有浪漫而纯美的幻想。


 

杀人?给我一个理由先
   为什么会有杀手?都讲买凶杀人,利益当然是第一理由。王家卫在电影《东邪西毒》里将欧阳锋的身份设置成一个杀手经纪人,“总有些事你不愿再提,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见,有的人曾经对不起你,也许你想过要杀了他们,但是你不敢。哈,又或者你觉得不值。我有个朋友,只要你随便给他一点银两,他一定可以帮你杀了那个人,你考虑一下。其实杀一个人不是很容易,不过,为了生活,很多人都会冒这个险。”有利益的引诱,杀手的产生顺理成章。彭浩翔导演的《买凶拍人》虽然将杀手形象彻底进行了颠覆,但是为利杀人这一根本准则是不可能改变的,葛民辉在片中扮演一名潦倒的职业杀手,经济疲弱同样影响了他的生意,无人上门买凶的结果,令他甚至连养家糊口也难以为继。在困境中,他妻子的一句话堪称经典:“没有钱,就去多杀几个人啊!”

   当然,并非所有杀手都是为钱。电影《笑傲江湖》里任我行说:“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江湖人用来结局恩怨的方式也很江湖,杀手杀人自然正是其中一种。荆珂刺秦王,明摆着是一条必死的不归路,可他依然慷慨高歌,为的是秦国与燕国的恩怨;豫让为了战败被杀的主子智伯,三番五次地刺杀赵襄子,甚至不惜自毁面容,在最后一次行刺失败后,他对赵襄子说:“今日之事,臣故伏诛,然愿请君之衣而击之,虽死不恨。”意思就是说,我知道杀不了你了,请你把衣服脱下来让我砍两下吧!赵襄子就把新买的名牌衣服脱了下来,豫让刺了几剑,“遂伏剑而死”。豫让这个杀手是典型的“士为知己者死”的代表。王家卫的电影《旺角卡门》中,刘德华和张学友扮演两个黑社会小喽罗,为了找回尊严,自愿充当黑帮的杀手,行刺警方保护的污点证人,最后双双死于乱枪之下。以生命买回尊严,这样的杀手让人唏嘘。


 

歌唱!为了迷人的杀手们
   在坚持要用法的观念来治理国家的人看来,动不动就藐视国家法律的杀手是让他们深感头痛的,比如知识分子韩非子就批评说:“侠以武犯禁。”但是更多的人则将杀手想象得浪漫而迷人,在中国古人的文字描述里,专诸之刺王僚,如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如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如仓鹰击于殿上;荆柯之刺秦王,“风潇潇兮易水寒”。杀人者反而得到了英雄人物一般的美妙歌颂。

   在崇尚侠义精神的中国人眼力,杀手与“侠”是分不开的,虽然更多的杀手是为“利”而非为“义”而杀人。

   要离刺杀庆忌,庆忌死前诧异之极,叹曰:“天下竟有如此勇士敢于这样刺我!”此时左右卫兵举刀欲杀要离,庆忌摇着手说:“此乃天下勇士,怎么可以一日杀死两个天下勇士呢!还是放他回国,成全他吧!”要离回国后,吴王阖闾要封要离为官,要离辞谢不受,说:“我杀庆忌,不为做官,而是为了吴国的安宁,让百姓能安居乐业。”说完自刎于金殿。这样的杀手,确不负“侠义”之名。同样的,为了解救被秦国围困的赵国,信陵君手下门客朱亥用一把比马加爵的凶器还大的铁锤锤死了不听调遣的晋鄙,终于击退了秦军,保全了赵国,这也是“侠义”。

   在江湖气十足的香港电影里,迷人的杀手更是比比皆是。《喋血双雄》里英俊的杀手周润发、《杀破狼》里冷血的杀手吴京、《真心英雄》里功亏一篑、充满悲情色彩的刘青云、《全职杀手》里张扬的刘德华和冷静的反町隆史……个个性格鲜明,个个魅力无匹。

   其实不只是中国,在国外的艺术作品里,歌颂杀手的作品同样不胜枚举。法国电影大师梅尔维尔的《独行杀手》,不但在艺术上大获成功,而且让阿兰·德隆的杀手形象深入人心,一时间,风衣、礼帽、围巾成了杀手们的标准装束;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1994年),不但捧红了天使一般的娜塔丽·波特曼,让·雷诺饰演的杀手形象更是风靡全球;美国电影《整九码》则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大众对于杀手的态度——恐惧中带着好奇,本能的抗拒中又带着身不由己的向往,布鲁斯·威利斯饰演的退休杀手不露狰狞,却充满了未知的魅力。罗德里格兹的《三步杀人曲》里,长发飘逸的安东尼奥·班德拉斯挥动吉他射出复仇的子弹,配以激昂的拉丁乐曲,的确浪漫到了极致……

 

对杀手的道德评估
   杀手是在金钱的胶合下,一个人的仇恨黏附在另一个人身上,通过后者剥夺他人的生命。这种职业的存在本身就意味着荒谬,又何以在虚拟的文艺世界里大行其道呢?

   如果搞一个类似于超级女声的活动,叫做超级杀手,我们会发现,手机短信得票数位居前几位的,一定是这几个人:《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李昂、《喋血双雄》里的周润发、《独行杀手》里的阿兰·德隆……当然,或许还有《买凶拍人》里的葛民辉。

   综观这些拥有最佳人气的杀手们,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杀手形象的创造者,无一例外地模糊了他们的道德境界。从职业上讲,他们是为了金钱而夺人性命的凶手,但是艺术家为了使他们得到受众的认同,无一例外地在情节上对他们进行了道德上的美化:

   李昂单纯得如同一个孩子,这双手如果不能在年轻母亲的怀里吮吸怜爱,就应该在泥土里劳作或者长成一片宽大的绿叶守住阳光,而他所杀的的人,除了贩毒者就是警察里的败类,总是在导演的安排下,似乎这个杀手可以自由地选择要杀的人,而且选的还全是“坏人”;

   小庄(周润发)是个江湖里少数还记得“义气”为何物的杀手,他与旧日好友在山顶俯视光怪陆离的都市,伤感地慨叹“如今的江湖已不是我们的江湖”,所以导演安排他在误伤了叶倩文的眼睛后,主动承担起照顾她安全的责任,最终甚至因此送命;

   阿兰·德隆有着深入骨髓的孤独,英俊得让人心疼的阿兰·德龙行走在毫无信任可言的世界里,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暗藏杀机,买凶者甚至要把杀手也纳入灭口的对象,因此他手枪里射出的每一粒子弹都让人觉得顺理成章;

   葛民辉以其“平民化”而备受欢迎,这个杀手甚至也受经济危机的影响,投资的地产全部赔钱,老婆丝毫不体谅杀有也有生意的“淡季”,只关心他杀了几个人,挣了多少钱,无人理解的杀手只能看着墙上贴着的偶像照片暗自叹息……

   正因为创造者刻意夸大了杀手性格里“善”的一面,回避了其做人杀人者“恶”的一面,因此造成了杀手比传统意义上的英雄更受欢迎的局面。

   这种现象在许多艺术作品中都可以得到佐证。黑泽名的经典电影《七武士》里,七个武士其实亦相当于受雇于村民的杀手,负责替他们铲除强盗,因此他们的杀人也变得名正言顺;泰国电影《无声火》里,杀手从小失聪,饱受欺凌,首先从形象上赢得了观众的同情,而他执行任务时的那些受害者,一个个都是盛气凌人、脑满肠肥之辈,给受众的第一印象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没做亏心事,干吗上哪都带着保镖?韩国电影《杀手公司》里,那几个以杀人为职业的小伙子一个赛一个的帅,并且单纯得每天对着电视节目支持人憧憬不已,这样既英俊又单纯的杀手,谁又怎能不喜欢?杜琪峰的《真心英雄》里,刘青云饰演的阿秋悲剧感十足,拖着重伤的残躯躲在楼顶狙击仇人,子弹尚未射出,人已西去,苍蝇飞过他不曾瞑目的面庞,从法律上讲他是杀人未遂,从道义上讲,我们多么希望那颗复仇的子弹能够射中该死的仇家……

   于是,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忽略了杀手杀人的事实,在潜意识里对他们进行的道德评估中,杀手人性里“善”的一面被无限放大,或许正是因了这个原由,才造成了“杀手”这一角色在流行文化里的风行。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