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放荡

 
 
 

日志

 
 

寂寞男孩的苍蝇拍  

2006-02-24 13:21:49|  分类: 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岁的时候,我住在一个大杂院里。那年暑假,我每天搬一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地看着忙碌的邻居发呆。我看着隔壁的大婶洗完衣服,把自己的大红色内裤挂到晾衣绳上。

   十岁的时候,我的理想是做一名剑客,准确地说,是做一名刺客。那时刚刚开始接触古龙,对生活作风不太正派的楚留香没有什么好感,反而喜欢玄衣蒙面的刺客中原一点红,名字酷,人也酷,尤其是出手快,拿韩乔生老师的话讲,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我时常幻想能像中原一点红那样,一袭黑衣,仗剑走天涯。当时想法比较单纯,竟没有想过身边再陪伴一个红颜知己。

   无奈太平盛世,怀揣梦想的我四处碰壁。我在一篇名为《我的理想》的命题作文里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我的梦想,为了讨老师欢心,我把自己形容为一个疾恶如仇的侠客,一把利剑专斩地痞恶霸。之后,满怀热情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现实与梦想的差距,我不但没有遭到意想之中的表扬,反而在语文老师的呵斥声中经受了大量唾沫星子的洗礼,其壮观的景象让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武侠小说中的一件常用暗器——暴雨梨花针。

   那年暑假,梦想受到打击的我依然执迷不悔。我坐在院子里,看着差不多大的孩子在玩过家家的游戏,感觉到了他们的浅薄。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把宝剑,不过很明显,父母是不会支持我这种荒唐行为的。于是我龆ㄍ硕笃浯危榷土蹲约旱某鍪炙俣龋夷昧艘桓霾杂模孟胝馐且话严魈缒嗟那嗔#阉拇︸氲牟杂弊髁思傧氲小?/FONT>

   那个夏天,住在这个大杂院里的人们经常能看到这样一个孩子,眼神凌厉,面带杀气,手执苍蝇拍,四处拍打苍蝇。可怜了栖息在那个院子里的苍蝇们,梦想还未来得及飞翔,就命丧在一个男孩的苍蝇拍下。那个夏天,成百上千的苍蝇死在我手上。

   暑假结束的时候,居委会的老大妈颠着一双小脚,给我送来一面锦旗,上书四个大字——灭蝇能手。在收到锦旗的那一霎,我的刺客梦彻底破碎了。我终于知道,如今早已不是那个衣袂翩然、洋溢着古典浪漫的时代了。

   十五岁的时候,我长得珠圆玉润、肥而不腻。十五岁的时候,我误以为自己很帅,因此我那时的梦想是做一名演员。我那时已厌倦了打打杀杀,给自己定的路线是偶像派,我看遍了刘德华的所有电影,反复揣摩。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我竟然听到班里的几个女生在偷偷议论我,我隐约听到其中一个女生说:“哎,你们发现没有,他长得特像某某电视剧里的那个大山。”其他女生连连笑着点头。我美得鼻涕泡都出来了,晚上回去看那部电视剧,那个“大山”白白胖胖,果然跟我很像,美中不足的是——那是一个弱智。

   我的演员梦在几个中学女生的谈笑间,灰飞烟灭。于是,中国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二个刘德华。后来我知道这叫“蝴蝶效应”:南美洲的一只蝴蝶扇了扇翅膀,中国的广州刮起了台风;几个中学女生聊了聊天,“刘德华第二”消失无踪。

   如今我二十七岁,生活的真相逐渐在我面前展开,我明白了自己能吃几碗饭,也就丧失了孕育梦想的能力。偶尔也会在难眠的午夜或者微醺的凌晨忆起曾经的憧憬与幻想,那些本该引人发笑的往事,却每每让我眼眶发湿。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早已凋零的花。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