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常放荡

 
 
 

日志

 
 

决战醉仙之颠  

2006-02-23 11:37:4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扬州。三月。
   郭靖风尘仆仆,终于在三月廿四中午之前赶到嘉兴府醉仙酒楼,与杨康比武。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幻想过与杨康初次邂逅会是怎样的情形。
   在郭靖的幻想中,当时的情景应当是这样的:
   三月廿四中午十一时五十九分四十七妙,郭靖迈着矫健的步伐踏上通往醉仙酒楼二楼的楼梯。他的右手握着一柄长剑,这表明他的身份是一个剑客;他的嘴里叼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这说明他还是一个风流的浪子;他的脖子上扎着一条红色的丝巾,这说明在他的家乡还有一个痴情的女子在苦苦等候他的归来;他的眼睛在看人的时候眯成一条缝,这说明他是个近视眼;他的脚很脏,黑一块白一块,这说明他没穿袜子。
   十二时零分零秒,郭靖正点来到了醉仙酒楼的二楼。这时收音机里传来女主播柔情似水的报时声音:“各位听众,现在是临安时间中午十二点整。”
   已是正午。
   醉仙酒楼很干净,充满了菊花和桂子的香气,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窗前,面对着窗外的无边春色,一身白衣如雪。他的腰间也挂着长剑,剑虽未出鞘,却已放射出凌厉的杀气!此人当然就是杨康。
   郭靖也是一身白衣。
   两个人全都是白衣如雪,一尘不染,脸上全都完全没有表情。
   在这一刻间,他们的人已变得像他们的剑一样,冷酷锋利,已完全没有人的情感。
   两个人互相凝视着,眼睛里都在发着光。
   楼上的每个人都距离他们很远.他们的剑虽然还没出鞘,剑气却已令人心惊。
   这种凌厉的剑气,本就是他们自己本身发出来的。
   可怕的也是他们本身这个人,并不是他们手里的剑。
   郭靖扬起手中剑,冷冷道:“此剑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杨康道:“好贱!”
   郭靖道:“的确是好剑。”
   杨康也扬起手中剑,道:“此剑乃海外寒剑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
   郭靖道:“好贱!”
   杨康道:“本是好剑。”
   两人都不再说话,四下寂静无声,呼吸可闻。郭靖与杨康的手都按在剑柄之上,四只眼睛都放射出清冷的杀气。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决战就要上演……
   这就是郭靖幻想中的情景。他管这叫做“决战醉仙之颠”,每每想到这里,郭靖就激动得几乎把持不住。这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决斗,是男人的天性。郭靖想起了因决斗而死的普希金,诗人就应该以如此极端的形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郭靖心潮澎湃地想。
   
2
   郭靖他找人问清了路途,勒马缓行,不多时,终于到了醉仙酒楼楼下。
   这醉仙楼恰在南湖之旁,湖面轻烟薄雾,几艘小舟荡漾其间,半湖水面都浮着碧油油的菱叶。郭靖放眼观赏了一阵,登觉心旷神怡。一想起即将到来的比武,他一阵兴奋一阵紧张,幻想过许多次的场景终于将要实现,他又有些焦急难耐。
   醉仙楼里装修得很是淡雅,一楼没有什么客人,几个伙计在跑前跑后地忙着什么。郭靖顺着楼梯慢慢向上走,他没有戴表,也不知道现在的具体时间;他也没有佩剑,因为第一他没有钱买剑,第二他也不擅使剑。
   终于快到了……
   “干了干了!”郭靖刚上到二楼,只听一人高呼,“是兄弟的就都干了!”放眼看去,那人却是韩宝驹。
   醉仙楼的二楼摆了一张大桌子,一大堆人正围着桌子湖吃海喝。这群人里有江南六怪,还有一个浑身脏乎乎的老道士,老道士身旁坐着一个少年。最让郭靖想不到的是,“九指神丐”洪七居然也在此列!
   “靖儿,你怎么才来啊,我们等得饿死了,就忍不住先吃开了。来,来,来,为师给你引见一下。”朱聪招呼正站着发呆的郭靖。
   郭靖走过去,朱聪一指那正捧着根鸡腿大啃的老道说:“这位丘道长就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全真七子之一丘处机,长春子丘处机一向行侠仗义,江湖中人人佩服!”
   郭靖见他相貌委琐,形迹可疑,便也不太热心,冷冰冰地打了个招呼。那老道正忙着对付手中的鸡腿,也不在意,含糊地说了几句话,郭靖也未听清楚。
   朱聪又一指丘处机身边的那个少年:“靖儿,这便是今日的主角,义士杨铁心的后人杨康!”
   郭靖大吃一惊:“怎么?他……他便是杨康?!”
   朱聪道:“是呀,他便是杨康。”
   那杨康却与郭靖想象中差了何止五万四千公里,站在郭靖面前的杨康并非白衣如雪,并非身材修长,更无半点一流剑客的丰姿。这是个身材矮短的胖子,肤色甚黑,气质比丘处机更要委琐不堪,一笑起来便露嘴里的半颗牙——他的一颗门牙不知何故竟然掉了一半。他冲郭靖抱拳一笑:“郭世兄,久仰了!”一笑之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如果不仔细寻觅的话,决计找不到。
   这时朱聪又道:“靖儿,我来继续为你引见。这位前辈你一定要认识认识……”说着一指洪七:“这便是名震天下的丐帮帮主洪七公!洪老前辈德高望重,加之武艺高超,由他来做裁判是最合适不过啦。”
   郭靖趁众人不备,偷偷对洪七说道:“七公,呆会比武,你可要多罩着我点啊!”
   洪七高兴不已,连声说:“No problem ! No problem !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郭靖心下大慰,转身去敬七位师父酒。正喝得痛快间,忽然看到杨康鬼鬼祟祟跑到洪七身旁,低声说道:“七公啊,呆会比武,你可要多罩着我点啊”
   洪七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连声说:“没问题!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3
   比武终于开始了。
   郭靖与杨康各站在屋子一角,神色戒备地看着对方。他们两个人的目光相遇时,就像利锋相击一样。
   他们都没有动,这种静的压力,却比动的更强,更可怕。
   一片树叶被风吹过来,飘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立刻落下,连风都吹不起。
   这种压力虽然看不见,却绝不是无形的。
   “哇,好浓的杀气!你们闻到没有?”柯镇恶一边抽搭鼻子一边说道。
   房间内有一股特殊的气味在蔓延。
   洪七本来一直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喝酒,此时他直起身子,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好浓的杀气!我洪某人纵横江湖数十载,大小打过数百仗,却从未见识过如此强烈的杀气!两位少年英雄真是前途未可限量啊!”
   众人听到洪七的话纷纷点头表示赞同:“是啊是啊,这主要还是我们这些做师父的教得好啊!”
   这时杨康的脸忽然红了,他低声说道:“众位老师,实在不好意思,刚才那味道……是俺不小心放了个屁……”
   众人一时俱皆愣住,气氛尴尬无比。要说还是洪七反应快,他一拍桌子:“赶紧比武啊,哪那么多废话!”
   郭靖与杨康不再说话,话已说尽。
   路的尽头是天涯,话的尽头就是出手。
   凝重的空气终于爆发。
   杨康干嚎一声,双手乱舞,挥着“王八拳”就冲了过来。
   郭靖吃一惊,决定采取后发制人的战术,先看看杨康的武功套路再作打算。哪知杨康的拳法出神入化,毫无章法可言,指东打西,变幻莫测。
   郭靖一愣神间,已被杨康揪住了自己的头发。杨康大喜,高喊:“我叉你眼睛!”右手两指便朝郭靖面门戳去。郭靖歪头闪过,终于开始反击,所用的招式正是他最擅长的那一招——撩阴腿。他被杨康揪住头发逃脱不了,只好一下下往杨康下身踢去,左一招右一招,招招都是“撩阴腿”。而杨康似乎也没有别的招式,使劲揪住郭靖的头发,右手前一招后一招,招招都是“叉眼睛”。
   撩阴腿、叉眼睛。
   撩阴腿、叉眼睛。
   撩阴腿、叉眼睛……
   二人恶战了数百回合,仍是难分高下。洪七只觉眼皮发沉,看了一会儿竟然昏昏睡去。一觉醒来已是日头西沉,天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他暗叫惭愧,心说别人请我来做裁判,我竟然睡着了,这也太说不过去了。扭头想向江南六怪和丘处机道歉,却发现那几个人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比他睡得还香。再扭头看郭靖与杨康,二人仍是激战正酣,一来一往仍是那两招:撩阴腿、叉眼睛。
   洪七看了一阵,不觉怒从胆边生,他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地上那几个,都给我起来!”
   郭靖与杨康放开对方,但是手脚还在不受控制的插来踢去。江南六怪和丘处机忙不迭地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七嘴八舌地问:“怎么?怎么?比完了吗?最后谁赢了?”
   洪七阴沉着脸,怒斥道:“看看你们几个做的好事!靖儿与康儿都是良士之后啊,大伙信任你们,才委派你们负责将他们抚养成材,可你看看,你们把这两个孩子培养成什么样了!?你们不觉得羞耻吗?我决定……送他们到少林寺习武!少林寺的梦遗大师是我的好朋友,他才是真正的明师,靖儿和康儿跟着他,才不致荒废了。他们两个人的学费嘛,每个人是纹银五千两,你们快去筹集,我便先替梦遗收下了了。”
   “啊?!”七人大惊,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洪七这么热心的要送郭靖、杨康去少林寺,却是出于这个目的。但是慑于洪七的淫威,几人又不敢不从,只得东拼西借凑足了一万两银子交给洪七。
   次日一早,洪七领着郭靖与杨康踏上了前往嵩山的路途。郭靖与六位师父依依惜别,杨康亦扑在丘处机的怀里哭个不停。几个人中,惟有得了银子的洪七意气风发,精神爽朗。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